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足球客户端 >第371章 他的爱未免也太廉价了

第371章 他的爱未免也太廉价了

苏然冷哼一声,讥讽道:“陆铭煜,自从你害死郁郁之后我们就是仇敌关系了,你以为,我还会像从前那么傻吗?告诉你,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,我都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!”

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,我都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……

陆铭煜满目痛楚的看着苏然,心痛难忍!

“然然,我爱你,我真的爱你!”他这么爱她,为什么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?

他爱她……

苏然不由冷笑,他的爱未免也太廉价了?

更何况,两年前她就知道他爱的人是裴璟熙了,这么骗她不就是为了让她反悔不要嫁给裴璟晨,破坏了他的好事吗?

他做梦去吧!

苏然毅然别开脸,淡淡的说道:“陆铭煜,你出去!今天是我和璟晨结婚的好日子,我不希望因为你坏了我们的好兆头。”

“不!然然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那个傻瓜,和那个傻子在一起,我知道你是爱我的,我也是爱你的!然然,我们不要这样相互折磨了好不好?我知道是我错了,我不应该害死郁郁,可那,真不是我愿意的,我从没想过要害死郁郁的!”陆铭煜抓住苏然的双肩,急急的说道。

不,他不能走,除非她愿意跟他一起走!

看着这间属于她和那个傻子的新房,他心里嫉妒成狂,即使刚才和她一起举行婚礼的是他,让他失落空洞的心稍稍有些好过,但是,他真的希望有朝一日,他能给她一场像这样,不,比这场还要隆重还要盛大的婚礼!

只要她愿意放弃嫁给那个傻子,他一定会实现这个诺言的!

苏然不想和他多说什么,也懒得听他胡说八道,冷着脸挣扎,想甩开他的手,怒道:“放开我,陆铭煜,你个混蛋,快点放开我,不然我喊人了!”

“不,我不放,我不能放!我死都不能放!”

陆铭煜死死的抓住苏然的双肩,看着那张娇艳欲滴,美若桃花的脸蛋,心里嫉妒成狂,她是他的,是他陆铭煜的,他不能让她和那个傻子在一起,不能,绝对不能!

“陆铭煜,你疯了,你快点放开我,不然我真的喊人了!”苏然气得满脸通红,心急如焚。

“不放,我就是疯了!我为你而疯了!然然,我爱你,我真的爱你!”

话落,他直接上前一步将她压倒在床上,直接撅住了她的红唇,那久违的味道,一如梦中思念千百回的记忆里的味道。

她不是那个傻子的然然老婆,她是他的然然,是他最爱的女人,是他的妻子!

这一刻,世界仿佛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,去万博体育冠军拥有全球最火爆齐全的游戏项目,万博体育冠军官方网页博彩资讯平台,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,万博体育冠军网页下载提供一流的在线安全游戏产品,万博体育冠军都做得非常好。他的裴璟熙和裴璟晨,她是他的,他也是她的!

他辗转吮吻着她的唇瓣,慢慢的撕磨着吮吸着,一遍又一遍,回味无穷。

“唔……”放开我!苏然惊愕的抬手捶打他的胸膛。

陆铭煜却视若无堵,不停的辗转吮吻,似乎觉得光是吻她的唇瓣已经不够解渴,他想撬开她的唇,想更深入的品偿那久违的味道!

苏然死死地紧闭着嘴唇,不住的扭着身体反抗挣扎,不让他得呈,可他对她实在太了解,他知道她全身的敏感点,知道她怕痒,稍稍挠了下她的腰,她忍不住地倒吸一大口凉气,嘴唇就被他轻而易举的撬开了,长舌直驱而入,滑进来与她的紧紧纠缠。

苏然当即恼羞成怒,被他禁固着的身体怎么扭打挣扎也挣不开,情急之下她干脆把心一横,贝齿狠狠一咬,即时一股血腥味充斥口腔。

陆铭煜吃痛的皱了下眉,却没松开她的唇,继续和着血腥味纠缠着她的舌,以攻城掠地之势扫刮着她的口腔。

一双大手更是顺着她的背部曲线上下移动摸索,又觉不够,微微有些颤抖的手解开了她礼服的钮扣,大手钻了进去,真实的感触她滑腻的肌肤和柔软。

苏然气极,更用力的挣扎扭动,喘气的空隙骂道:“陆铭煜,你个混蛋,放开我!”

“不放,然然,你是我的,你是我的!”陆铭煜急促的喘息,吻又重重的落在她的唇上。

“唔……”

苏然一时反应不及,嘴又被卦住了,气得不得了,却又拿他没办法,只能不停的撕扭,试图躲开他的吻和侵占她身体的手。

正当她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房门‘咔’的一声从外面推开了。

裴璟熙气冲冲的走了进来,看到撕扯在床上的两人,怒斥一声:“苏然,陆铭煜,你们俩在干什么?”说着即上前拉扯陆铭煜,想将他从床上拉起来,“陆铭煜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婆了?”

气死她了,她刚找父亲裴汝焕理论,为什么要让她的丈夫代替那个傻哥哥举行婚礼,没想到回头来找他们的时候,竟然看到他们在她哥哥的婚床上激烈的扭作一团。

陆铭煜,你真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

苏然,都是你这个该死的溅女人,一而再的沟引我的丈夫,我绝对不会轻饶你的!

闻声,陆铭煜沉着脸,从苏然的身上爬起来,气恼的迎上裴璟熙震惊的眼神,似乎在责怪她破坏他好事。

“陆铭煜,你代替我哥哥和她举行婚礼也就算了,你怎么……,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……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!”裴璟熙疾首痛心的指着陆铭煜的脸。

陆铭煜若无其事的抬手抹掉嘴边的血迹和口红,一点也不在意刚才的事被裴璟熙看见。

气呼呼的苏然真是既尴尬又窘迫,却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她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整理凌乱的衣服。

她觉得有些对不起裴璟熙,可是也气恼她怎么不把自己的丈夫看好!

裴璟熙瞪着陆铭煜离去的视线转到一言不发的苏然身上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即刻冲到苏然的面前,怒骂道:“苏然,你这个践人,结婚第一天就沟引人,真是太不要脸了!”

抬手要打苏然的时候,一股猛力制止住了她!

“够了!”

陆铭煜阴鹫着脸,修长的大手如铁钳一般握住她细白柔若无骨的胳膊,力道大的能将她的胳膊捏碎。

裴璟熙立时疼的,冷汗淋漓,不置信的冲他吼道:“陆铭煜,你竟然向着她!”

陆铭煜额头的青筋一颤,黑着脸怒斥:“走,出去!”

“不要,你放开我,我要拉她出去让所有宾客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!我知道是她沟引你的对不对?”

她冷眼看着裴璟熙,刚才那一刻还觉得对不起她,可这一刻,她是连她也恨上了,这两个人,是天生来欺负她的吗?

裴璟熙挣扎着想挣开陆铭煜的手,却怎么也挣不开,于是两人你拉我扯的就争执了起来。

“走,跟我出去!”

“不要!老公,你放开我,我要拉她一起出去!”

“听到没,跟我出去!”

“不要,我要拉她一起出去!”

……

苏然面无表情的盯着拉扯的两人,她一点也不胆怯裴璟熙真的拉她出去见宾客,不过见陆铭煜那驾势,恐怕也不会让裴璟熙如愿。

她不想呆在这里看戏,饶过他们便往外走去,说道:“你们夫妻在这里慢慢聊,我去看璟晨!”她该关心的人是她的新婚丈夫裴璟晨!

苏然离开后,陆铭煜才松开了裴璟熙,猩红着双眼,苦大仇深的盯着门口。

她说要去看那个傻子,她的心里就只有那个傻子吗?

他刚才跟她说了那么多次‘我爱你’,难道她就一点也无动于衷吗?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,怎么就那么冷那么硬呢?

裴璟熙心有不甘,将怒气发泄在陆铭煜的身上,撒泼般的乱拳捶打着他的胸膛,哭骂道:“陆铭煜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婆了?你们,你们刚才怎么可以那样,你就不怕我把这事告诉我爸吗?”

陆铭煜心情本来就不好,又被裴璟熙这么哭闹,更加的烦燥不已,当即怒不可遏的吼道:“够了,有本事你最好现在就去告诉你爸,让他取消婚礼!”

取消婚礼?那不是正中了陆铭煜的下怀吗?

不,她不能让他得呈,她不能让他和苏然再有机会在一起!

裴璟熙立马冷静了下来,不敢再吭声了,再说,她也不敢真的去告诉父亲,刚才找他理论的时候已经被他骂了一顿,她觉得她在父亲裴汝焕的心里已经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!

眼底划过一抹阴冷,双手紧握成拳,她是咬牙切齿的恨啊!

这一切都怪苏然,是苏然把裴汝焕对她的爱全都夺走了!

她恨苏然,真的恨死了苏然!

而现在,她的丈夫,又要再一次被苏然夺去了吗?

陆铭煜见她不再闹腾,冷冷看了她一眼,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。

裴璟熙满目痛楚的看着冷漠离去的陆铭煜,心痛到了极点,这个她爱的男人,为什么这么多年心里还是没有她呢?

她不甘心啊!

苏然离开新房直接来到裴璟晨打吊针的客房,看着还躺在床上打着吊针的裴璟晨,既心疼又担心,见他睡着了不忍心吵醒,便拉了张椅子坐在床头边静静的看着。

不时帮他擦擦汗,或是拿了棉签沾水为他湿润干涩的嘴唇,又或是帮他掖掖被子,还不时的抬眼看看药瓶里的药水有没有打完,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